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淫色人妻  »  乡村大凶器217-218章未完待续

乡村大凶器217-218章未完待续

添加:2017-12-18来源:网络人气:加载中

本帖最后由 jiu72 于 2017-12-10 13:18 编辑

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爆捅女教师     “啊...啊...啊....不,不,呼呼....小龙,不要停....啊....”

    小巧的铁床,两团白花花赤条条的身子压在一起,龙根耸动着屁股蛋子,死死压着两条浑圆大腿,目睹黑黢黢的大肉棒子发起一轮又一轮的冲击,仿佛不知疲倦的石油钻探工人一样。

    “啪啪....啪啪啪”

    大铁钻头深入浅出,玩了一手“三唱一叹”,有节奏的运动起来,眼瞅着大肉棒子带出一捧一捧白色粘稠石油,干劲儿更足了!

    隐隐间耸动力度、频率再次加速!

    “啊啊啊.....啊...小龙,你,你好厉害,好厉害....啊....啊...让,让我喘,喘口气儿...好吗?好吗...啊....”

    短短几分钟,许晴便遭不住了。浪叫不断,连连求饶。胸前两只大白鸽震动着翅膀,想要腾飞似得,啪嗒啪嗒在胸前晃悠,却因为大白鸽长得太大太肥了,飞不起来,只能在胸口扑腾!

    “啊啊...啊.....小龙,小龙....我不行了,不行了.....快,快,我到了,到了,到了啊啊....”求饶无用,许晴只能死死咬住嘴唇,迎上再一次的高.潮。

    太爽了,太刺激了!

    只有尝过大肉棒子,方才知道以前那贱男人,裤裆都长了个什么破玩意儿?细的跟牙签儿似得,好不容易硬起来,哈嗤哈嗤几个俯卧撑就不行了,软的跟面条儿似得,有啥用?

    大肉棒子就完全不一样了,粗壮有力,黑而刚猛,好像战斗机似得,没完没了,“砰砰”的往里塞,两颗手榴弹“哒哒”的冲撞着屁.眼儿,屁股蛋子都给撞红了。

    “啪啪啪”

    肉浪声依旧,身下婆娘叫得死去活来。钢铁小床发出“噶几噶几”的呻吟。

    龙根不管不顾,一门儿心思钻探石油,为人类做贡献,耸动着屁股蛋子,持续深入。肉缝儿嫩而紧致,无比幽深,沟沟坎坎过了无数,死死包裹着大肉棒子!温暖而潮润的包容,让黑色大蛇舒畅无比!

    对,这就是黑色大蛇未来巢穴之地,一定要深入,深入到底!

    一二三四,换个姿势,再来一次!

    “啪啪”

    两条紧致大腿肩上一扛,握住柳条细腰,腰杆儿往前一送,大肉棒子再次深入其中,狭长的小屄缝儿挤出好大一坨白色液体,肥厚的饺子皮都沾满了。

    “嗯哼...”屄穴口猛地又是一胀,小腹处隆起一道梁,大肉棒子一缩,又沉下去了。许晴闷哼一声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   仅仅日了不到二十分钟,自己已经去了两回,许晴没力气了,扛不住了,那大家伙太厉害了。

    一扎到底,圆乎乎的脑袋儿撞得内里洞壁都红肿了,连着喷射两回,身上的汁儿都让它给榨干了!

    “啪啪...啪啪啪”

    龙根恍若未见,眼神始终停留在晃动的酥.胸,和大棒子捅出的“快乐源泉”。

    黑色巨蛇好不威猛,简直无视一切防御,哧哧啦啦杀入敌人心脏,夺起白色血液如入无人之境!

    两颗大白鸽展翅欲飞数次无果,终于死了心,老老实实趴在胸脯上,画着圆圈。大.奶颤抖,白沫横飞,龙根渐渐杀红了眼!

    “砰砰砰!”

    “啊....哦哦哦....不,不,不行了,停下,停下来啊!小龙,小龙啊.....啊....”

    许晴咋也没想到,原以为方才已是龙根最大强度极限,干完这一轮儿得好好休息,没想到,没想到大棒子愈来愈强壮,动作更快,捅得更凶残,险些骨头都给撞散了,却根本没休息喘息的意思!

    “妈呀,这,这臭小子还是人吗?怎么可能这么厉害?”许晴心里震惊无比,久久不能平静,好像胸前两只跳跃的大白鸽,咋也安静不下来,甩的奶.子都麻了,这小子究竟打算把自己日到什么时候去啊?

    心里正疑惑的时候,大肉棒子终于扯了出来。小屄缝儿立马滑出一坨坨白色面酱,一直流到屁.眼儿上。凉风袭来,微微红肿的小缝儿、饺子皮这才微微好受一些。

    “小龙这鸡巴太大了,捅得深,撑的圆滚滚的,饺子皮都磨红了!嗯,不过,不过还是很舒服的,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,舒爽!”

    许晴抬头看了看,那鸡巴东西还硬朗着,黑不拉叽的,昂着脑袋儿宣战似得冲自己点了点头。

    “嘶!”想着下面小屄缝还疼呢,许晴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大腿不自然的合拢了些,捂住小屄缝儿,生怕大肉棒子再一通胡乱捅,那可咋整?

    下不了地倒是没啥,请两天假就成;可要撒不了尿,还得活活把人给憋死不成?

    “小龙,累了吗?躺着休息一会儿,来,我给你擦擦汗....”纤细小手抚过龙根健壮的胸膛,俯卧撑做的有些多,有点儿急,体表冒了一层细密的汗水,一摸,油腻腻的。

    龙根面无表情,只有眼中,火红一片,跟见着杀父仇人似得。

    “不,不休息!你趴下,接着日,屁股撅高点儿啊!”

    “啥?还日?不,不行了,我遭不住了...”许晴瞪大了眼球,连连摇头。

    死死夹着俩腿,拽过被子搭在身上!

    天啊,还日,再日可就得出人命了,臭小子想日死老娘呢?

    “你说不日就不日?”龙根瞪了瞪眼,一把搂起许晴,翻了个面儿,单手顺着屁.眼儿,一直摸到前面的小洞!

    洞口依然洪水泛滥,两片饺子皮上都沾了不少,滑腻得跟刚抹了润滑油似得。

    手指头拨开饺子皮,对着小缝儿给扎了进去。

    “滋滋....滋滋滋....”

    “啊啊啊...别,别抠,疼,疼啊...啊....”许晴瞳孔猛然放大,扭着屁股蛋子,却咋也甩不开那双罪恶的黑手。

    好像两条泥鳅似得,钻进去就不出来了,随便你怎么着,就是不出来!嫩肉.洞壁刚才险些磨破了,这么一抠弄,能不疼啊?

    龙根“嘿嘿”坏笑着,一手死死摁住圆翘的屁股蛋子,一只手伸进洞里,挖泥鳅似得抠弄。

    “给我日不日?不日老子就接着抠了啊?”

    许晴连忙点头,“啊....我,我同意,给,给,给你日,给你日,求求你,别,别抠了,别抠了。啊啊!再抠就出血了啊....”

    “这还差不多,来趴好了,屁股蛋子撅高点儿,好好配合日得动作啊!”

    搂起许晴小腹,骚婆娘双手撑在床上,跪伏在床上,依言而行,屁股蛋子撅得老高老高。

    “啪!”大巴掌对着屁股蛋子狠狠一抽。顿时起了五个血红的手指印,好嫩啊。

    柔嫩的身子一颤,“嗯哼”,许晴闷哼一声,有些委屈道;“你,你打我干啥?”

    “没啥,摸摸屁股蛋子,看看合格不?结合屁股蛋子大小,圆翘与否,找个最合适日的姿势!”龙根淡淡道,两手揉着屁股蛋子,挪不开眼了还。

    一开始就盯着这婆娘奶子瞧了,没过多在意这婆娘的屁股蛋子。牛仔裤里包裹的紧实圆挺,没想到裤子一脱,那也相当的可观!

    圆滚滚的屁股蛋子跟簸箕似得,大而圆,翘而挺,配合着浑圆大腿,柳条细腰最合适不过了。

    两半白花花的屁股蛋子正中,一条泛黑的小缝儿一直扯到小.穴口,小缝儿里沾满了水渍!完美切开屁股蛋子!

    “好大好白啊!”龙根赞了一句,双手扣住两半屁股蛋子,一揉一松。

    霎时间,肉浪翻飞,屁股蛋子上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浪,冲击着龙根视觉!

    “啪”!

    猛地又是一巴掌抽了下去,大大的屁股蛋子猛地又是一颤,胸前两颗大白兔没来由的往前一耸,最后又给摇了回来。

    “啊....嗯哼,小龙,你,你别打我啊,人家嫩得慌,再打,屁股蛋子都起死茧了,嗯哼....”

    摸了几把,瞧着大棒子许晴这心里又痒了。发出阵阵闷骚的喘息,小手不自觉的滑向小肉.缝边缘,指头摁着饺子皮,猛地一阵揉搓。

    嘴唇亲启,发出“呜呜呜”的痛苦呻吟!

    “妈的,骚婆娘,老子这才摸了几下就遭不住了?”龙根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,想了想,抓着大肉棒子,半跪在床上,大蛇脑袋儿从后面贴了上去。

    搁洞口沾了些润滑油,找准位置,“刺拉”一声,再次扎了进去!一刺到底儿,毛茸茸的大腿撞在屁股蛋子上,停了下来!

    “啊!”

    痛叫一声,整个人往前一耸,大奶子前倾,屁股蛋子一阵肉浪从后推向前,如同浪花卷过一般!

    “啪啪啪”

    大肉棒子缓缓抽送,由浅入深,由慢变快,黑色大蛇渐入佳境,钻出了更多人原油,“滴答滴答”落到床上。

    “噢噢噢噢!小龙,小龙,轻,轻点儿,轻点儿.....啊...啊!!!”许晴哪里玩儿野狼被入?

    这种姿势本来就扎得深,何况黑黢黢那家伙又长又粗,如何能不疼?

    “轻点儿?哼!龙爷爷日婆娘就从来没轻过!”龙根坏坏一笑,紧紧抠着两半儿如簸箕似得屁股蛋子,刺得更深了。

    “啪啪”

    “啊啊”
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小腹处一股邪火意欲飞射而出,龙根不由得红了眼。

    “砰砰砰”!

    肉浪响起,浪叫连连,屁股蛋子掀起的白色波浪逐渐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是龙根一阵犹如枪林弹雨之中般的扫射.....

    “啊.....”

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叫声老公听听

    “啪嗒啪嗒”

    黑色大肉棒子深入浅出,跟金箍棒似得,从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中,扎了进去。贴着洞壁,磨得滋滋响,水珠儿哗哗流了出来。

    “啊啊....嗯哼....”

    婉转低咛,许晴咬着嘴唇,撅着屁股蛋子,拼命迎合大棒子的撞击。娇躯往前一推一耸,肥硕的屁股蛋子掀起一层肉浪,胸前倒挂着两只大白鸽振翅飞翔,飞出去扯回来,如此反复,两颗粉嫩小点儿晃来晃去眨着咪.咪眼。

    “许老师,咋样啊?大肉棒子还舒服不?要不以后就送给你了,你啥时候想用,一个电话随叫随到,成不?”

    一边儿坐在腰腹运动,黑而坚挺的巨大黑蛇,反复钻入洞中,啪啪啪的带出一坨坨鲜美豆浆,滴答落在床上,裤裆下面的毛毯都湿透了!

    “嗯嗯...嗯嗯....啊....小龙,慢...慢点儿,慢点儿.....疼,疼....啊....”

    “砰砰砰”!

    龙根置若罔闻,反而加大了抽.插力度,大蟒蛇一股脑儿扎入其中,次次到底,滚烫的大脑袋反复击打着花心深处。

    “啊啊啊....轻,轻点儿....”张大嘴巴,大口喘息。

    哪儿是男人那鸡巴玩意儿啊,跟加了大号钻头的打桩机似得,“啪嗒啪嗒”的撞着屁股蛋子,钻头还会拐弯儿似得,一直往里面钻!凶猛冲撞,撞得俩半儿屁股蛋子都红了,感觉骨头都散架了似得。

    恰逢此时,小细缝哗哗飙射热流,跟不要钱似得,一股一股的从小屄缝儿边缘冒了出来,一坨一坨的跟刚出笼的浆糊似得。

    “啊...”

    蓬得猛烈一撞,娇躯猛地一颤,大肉棒子死死顶着花蕊,擎天巨柱急剧增大,胀鼓起来!好像干瘪的水龙头,猛地冲出一股热流,“哗哗”的冲向洞壁!

    “啊!!!”

    许晴眼珠子一瞪,娇躯一软,上半截瘫软在床上,白花花的屁股蹲儿被龙根死死搂在怀里,迎接、包容那数已万计的子弟兵!

    火热滚烫!如同高压水龙头似得,飙射而出,喷得洞壁都麻了!

    “嘶,呼呼!”

    大铁棒子足足喷了快一分钟才停下来,缓缓拔出大肉棒子,一股白汁儿顺着小洞滑了出来,小肉洞往里一缩,白汁儿滴答落在了床上,迅速渗入毛毯里。

    “啪啪”

    拍拍屁股蛋子,圆滚滚的屁股蹲儿一颤,跟抽搐似得,涌起一层白色肉浪,小洞害怕似得往回一缩。

    经过大铁棒子的打磨,嫩嫩的狭长肉缝儿,变成了圆乎乎的可爱小洞,洞口光洁圆润,沾染了一丝丝白色液体;洞壁嫩而红润,两片肥厚的饺子皮站在洞口,像门神守卫似得,也是潮乎乎的,沾了两根儿卷毛。

    “嘿嘿,这屁股蛋子,将来只怕又得给老子生一炕的大胖小子!”揉揉白花花的屁股蛋子,撞得有些红了,却保持着原来的翘挺度,紧致有弹性,使劲儿一捏,跟棉花团儿似得。

    一掰开,黑乎乎的菊花往里一缩一缩的,跟正在拉屎似得。龙根却瞧上劲儿了,刚刚喷了一炮的大蛇又有些不安分了。

    点了点脑袋,怒而抬头!

    “许老师,你瞅瞅,小鸡鸡拔了脓,咋还那么硬实呢?要不你再用用,给小鸡鸡消消肿,你看咋样?”龙根傻呵呵道,脸上却带着贼笑。

    许晴骚婆娘,这会儿累得跟死狗没啥区别,趴在床上拖得跟一堆烂泥巴似得,偏着脑袋儿直哈气。两腿叉开,任由凉风冲向小肉洞,太热了。

    真想不明白,这球玩意儿到底咋长的,又长又粗,塞进去没完没了,给捣药的棒子似得,塞进去啪嗒啪嗒的捅,塞到深处,一个劲儿猛掏!

    “别,嗯哼,小龙,别,别日了,小芳一会儿该回来了。疼....”使出吃奶的劲儿,忍着下.体火辣辣的疼,皱眉道。

    心里把小混蛋骂了个狗血淋头!

    “小混蛋,扮猪吃虎,装傻充愣把老娘日了!还以为占了啥便宜呢,差点儿没让小坏蛋两棒子捅死了!”许晴气愤不已。也震惊不已,真不知道小混蛋吃了啥,添加剂膨大素也没这么厉害吧。

    黑黢黢的大肉棒子,粗又长。抓在手里跟抓了火红钢管似得,烧的人心里麻麻痒,恨不得扯开衣裳跟着干!

    只是,几个婆娘遭得住这么日啊?性教育课上,那些大洋马怕都不敢招惹,如此巨无霸吧?

    “额,好像是啊,小芳快要回来了。”龙根挠挠头,有些郁闷。

    虽说把梦寐以求的许晴日了,可凡事儿讲究个痛快,舒畅。日得正带劲儿呢,第二轮还没打响战斗,不得不被迫终止进攻,实在扫兴!

    龙根抠了抠脑门儿,想想道:“那这样,下午你上完课,咱们抓点儿紧,再日一炮!昨儿小芳给我说了,她把课都调到下午了,晚上没自习。就在这儿,咱们接着日......”

    “啊?还日?今天下午就日?”

    许晴白眼一翻,吓得胸前两只白鸽扑扇着翅膀儿,四处逃窜。见着怪物似得盯着龙根,“你,你,你还想日?可是,我遭不住啊!”

    许晴哭丧着脸,郁闷的很。

    第一眼见着大肉棒子吧,心里痒得难受,恨不得大肉棒子塞进去,永远别拔出来。此一时彼一时,尝过之后,方才知晓大肉棒子的厉害,做“性”福女人,也得有那个资本才行啊!

    自己积攒了两年多的水儿,一棒子下去,捅漏了,流完了。不歇歇敢日吗?还不得把皮给磨破了!

    “休息两天再日,成不?”许晴近乎祈求道,可怜巴巴望着龙根,大白兔都跟着颤抖,吓傻了似得。

    龙根撇撇嘴,埋怨道:

    “许老师,你咋这样呢,想日的是你,不敢日的还是你!瞅瞅,把小鸡鸡都弄肿了,你咋还不负责呢?”

    “我...我负责....”许晴顿感无语。

    什么破道理?老娘让你免费日了一炮,这会儿还说自己不负责?妈的,不都男人负责吗?啥时候,男女发生关系用得着女人负责了?

    “叮铃铃....叮铃铃.....”

    “啊,下课了,快,快点儿,穿衣服,小芳要回来了。”铃声响起,宛若催命符似得,许晴咧嘴爬了起来,到处找衣裳,罩子,往身上套。

    龙根则笑脸盈盈,瞅着许晴。笑笑道:

    “咋的?你还怕人小芳看见啊。”

    许晴翻了个白眼儿,没好气道:“多难为情啊,平白无故让你给日了.....哼.!”

    “对了,小龙,你是不是装傻呢?咋那个过后,你这脑子好使多了,说话也不结巴。说,是不是一开始就打我的主意,让我上钩儿呢!”

    “啧啧啧,智商蛮高嘛。”伸手捏了捏罩子里的大白兔,软乎乎比棉花团儿还舒服。

    许晴一瞪眼,“智商高还被你骗去日了?”

    “哈哈,咋的,让我日了你不高兴啊?”贼笑着眨了眨眼,上下其手,右手捏着奶头,左手慢慢滑向裤裆小洞儿,现在还慢慢流着水呢。

    “小坏蛋,别,别整,让我穿衣服啊?嘶,疼...”

    “怕啥,日了还怕人看见啊?”龙根翻了翻白眼儿,一脸的无所谓。

    小芳知道了又能咋的?让你当当后宫之主就算不错了,还敢阻挠龙爷爷纳妾不成?

    “哼,谁敢阻挠龙爷爷纳妾填房,小心打入冷宫,半年没得大肉棒子吃,黄瓜全都给你切成片儿!”

    许晴哪知小混蛋心中所想,着急忙慌穿着衣裳,为人师表,生理虽有需要,却也得注意场合,保存颜面不是?否则,跟陈天松那老色鬼有啥区别?

    “别啊,多难为情。快,快,你也穿啊,光溜溜的像啥?快,穿上穿上...”

    许晴越是急眼,龙根越兴奋。

    小妮子本就生的祸国殃民,标准的瓜子脸儿,黑色大眼睛,水汪汪的,跟那啥明星似得。肌肤白皙水嫩,前凸后翘,走哪儿回头率都杠杠的。一生气着急,蹙着眉头,凑着高鼻梁颇有几分可爱。

    “要穿你穿吧,反正我是不打算穿了,待会儿小芳来了,我就说你诱骗弱智青年,诱奸智障少年。我被你睡了,嘿嘿。”

    龙根捏着大奶子,淡淡说着,一脸的痞子相。

    “啥?我诱奸你?还拐骗你?”许晴死死咬着嘴唇,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下去,找根儿柱头撞死算了!

    小混蛋太缺德了,得了便宜卖乖不说,把别人睡了,回过头来倒打人一钉耙,这人咋这么不要脸啊?

    “小龙,求求你,把衣服穿上吧,求求你了,不然我....我以后咋在学校待,咋跟小芳处啊?求求你了,成不成?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心里再恨,哪怕恨得想一口把那玩意儿给咬断,也得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。

    “实在不行,下午我让你日,行不行啊?”许晴银牙一咬,忍痛道。

    龙根却淡淡摇了摇头,平静道:

    “可是我突然改了主意,下午不打算日你了。那个....”

    “混蛋,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许晴羞得俏脸,一阵红一阵白的。

    她妈的!老娘模样差了,还是身段儿差了?让你日还不干了,小杂种!

    “嗯,叫声老公来听听,说,‘老公,我爱死你了’,我就答应你穿衣裳.....”

    “什么?叫你老公?”